奚钰

产粮懈怠的小咸鱼_(:з」∠)_

【钤光】晴昼辞 · 一

#脑洞产物,剑三世界观,道长公孙钤X花哥陵光

#HE保证

#OOC预警!慎人!

祝食用愉快_(:з」∠)_


雨后初晴,晴昼繁花开的正好。

蓝衣道长在花海中缓缓迈着步子,久闻花海锦绣,如今一见,确是不假。只可惜他此刻无心欣赏这般景致。

他此行是奉师门之命前往万花谷取些纳元丹,却不小心中途迷了路,若是回去晚了,只怕是要被师父念的。

他正思索去哪里找人问路,却闻身后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。

“这位道长,可是来取药的?”

蓦地传来柔柔的声音,他只觉得这声音好听的紧,温润如玉,大抵也不过如此。他转身向声音的来处望去,只一眼,便再移不开视线。

那是一名紫衣男子,比自己矮上些许,墨色长发如瀑般披散着,容貌更是称得上粉雕玉琢,他的双眸似是含着一汪秋水,清澈见底。

“……道长?”

白生生的纤细手掌在眼前晃了晃,他这才回过神来,“在下方才在想些事情,失礼了。”

紫衣男子也不恼,笑盈盈的看着他,“可否说来听听?”

公孙钤只觉得这一笑恰如春风拂面,他自觉唐突,只得慌忙道,“只是在想,这花海当真是繁花似锦,美不胜收。”

“噗……”陵光笑出声,便是再美的景致,日日与之为伴,也不觉有什么新奇。“许久未曾听到有人这么说了,道长倒是风雅之人。”

公孙钤浅笑着摇摇头。

他带着男子走着,突然想起什么一般,“对了,我叫陵光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在下公孙钤。”他默默记下了陵光这个名字,只觉得有些耳熟,却未曾想起在哪里听过。

后来他终于想起,陵光师承万花谷杏林门下,乃是药王孙思邈为数不多的亲传弟子之一,医术天下罕有人能够匹敌。

公孙钤自别后便时时记挂着陵光,总想写信寄去,却怕唐突了佳人,终未曾书这相思意。

以至于那一张张写满了陵光名字的纸张被师弟师妹调笑了许久,他想,这大抵就是诗文中说的一见钟情了罢。


这件事很快便被陵光忘在了脑后,从不缺求万花弟子炼药的人,为人带路,于他而言不过是日常琐事。

就在他快要不记得公孙钤这个人的时候,那人却又出现了。

公孙钤再次见到陵光,已是一年之后。

彼时正逢洛道疫情严重,偏偏红衣教和天一蛊师在洛道扎营,叛军藏匿,民不聊生。

纯阳宫欲与万花谷共同援助洛道,于是纯阳精锐弟子与万花医者便一同前往。


路途遥远,眼见着天色渐暗,只得在树林中暂且歇息。

陵光站在树下,看着阴霾的天空。名不虚传,洛道果然是个阴森森的地方,一路上不知见了多少尸体,空气中也弥漫着某种腐朽的味道,让人浑身不舒服。

偏偏赶上雨天,他身上的衣服又有些单薄,此时冻的脸色苍白,只盼着雨赶快停下。

他蓦地看到远处有个蓝色的人影撑伞向他走过来,待走的近了些,他突然发觉那人有点眼熟。

是……在哪里见过来的?

公孙钤只觉得陵光看着他愣神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,注意到他苍白的脸色时,他一阵心疼,立刻翻出随行带的大氅欲替他披上。

他听闻洛道阴寒,本着有备无患的念头带了几件冬衣,没想到竟真的会翻出来。

陵光方注意到那件大氅,只觉得暖和了些许,“多谢。”

他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被对方打断,“无妨,就当是答谢那日万花谷中,公子于我的指路之恩。”

陵光恍然大悟状,“你……是那天在花海迷路的……?”如此一来,便顺理成章了,无怪乎他会看这人眼熟。

话方出口,他却突觉不妥,慌忙补救道,“那个……道长叫什么名字来的?”

完了,气氛更尴尬了!陵光此刻只想找个地方藏起来,可惜天不随人愿,公孙钤温柔的声音突然想起。

“在下公孙钤。”公孙钤笑的温柔,虽说被忘了名字有些郁闷,不过陵光总归还是记得自己的。“不必如此拘束,你我即是有缘,便结为好友,可好?”

陵光忙不迭的点头,结为好友么……他突然想起多年前自己也对某个人说过相似的话,只是如今,早已知己成陌路。


借着衣服的温暖,陵光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晚,第二日下午终于到了江津村。

状况比想象中严重的多。

洛道瘟疫蔓延,本以为红衣教众给百姓的药物是救命稻草,却料不到那些服药的人病虽好了,却成了行尸走肉,嗜血残杀,那便是江湖人口中的“尸人”。

陵光说不出是什么心情,他未曾修习过花间心法,无法像纯阳弟子那样将红衣教众除之,只能尽心研究解尸毒的药物。

评论(8)

热度(31)